玛雅文化

玛雅文化是世界重要的古文化之一,是美洲非常重要的古典文化。玛雅(Maya)文明孕育、兴起、发展于今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恰帕斯和塔帕斯科和中美洲的一部分,包括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伯利兹。总面积为32.4万平方公里。玛雅文化流行地区的人口最高峰达1400万人。玛雅文化是丛林文化。虽然处于新石器时代,惟在天文学、数学、农业、艺术及文字等方面都有极高成就。 

文化简介
玛雅文化在5000年前出现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危地马拉的太平洋海岸,在美洲远古的石器时代开始生产活动,古代史经历了采集、渔猎向农耕过渡的发展过程。玛雅人[2]  的观念中,死并不是人生的终点,不过是新旅程的开始。在以千万年为单位的无尽循环的漫漫历史长河中,玛雅人认识到生与死如同朝露短暂。每隔52年,新的轮回开始,所有的建筑将被覆盖、重新建造。强烈的沧桑感是玛雅世界观的精髓。他们的文化在短暂辉煌之后湮没在中美洲的丛林之中。玛雅文化的突变式发展和突然消失至今仍是难解之谜,这使它成为引人入胜的古代文明之一。
产生和发展
公元前2000年,玛雅人进入定点群居时期并从采集、渔猎进入农耕时期。农业和定居孕育了玛雅文化。玛雅文明从此开始。世界上有许多学者研究玛雅文化,依据中美洲编年,玛雅历史分成前古典期、古典期及后古典期。前古典期(公元前1500年-公元300年)也称形成期,历法及文字的发明、纪念碑的设立及建筑的兴建均在此时期;古典期是全盛期(约4世纪-9世纪),此时期文字的使用、纪念碑的设立、建筑的兴建及艺术的发挥均在此时期达于极盛;后古典期(约9世纪-16世纪 ),此时期北部兴起奇琴·伊察及乌斯马尔城邦兴起,文化也逐渐式微。玛雅从来不像希腊及埃及等文明拥有一个统一的强大帝国,全盛期的玛雅地区分成数以百计的城邦,然而玛雅各邦在语言、文字、宗教信仰及习俗传统上却属于同一个文化圈。16世纪时,玛雅文化的传承者阿兹特克帝国西班牙帝国消灭。
前古典文化出现在危地马拉太平洋沿岸高原地带。此时玛雅文化的主要特点是在城市广场上建立大型的石碑,石碑上雕刻有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形象。公元1-2世纪出现了象形文字,石碑上有记述统治者历史的文字。城市里还出现大型石料建筑物(如金字塔和城市的卫城)。大型石铺广场和堤道反映这时期的建筑已达到一定的规模和水平。前古典时期的文化中心在中美洲的纳克贝(Nakbe)和埃尔米拉多尔(ElMirador)。古典时期文化发展的中心在危地马拉的蒂卡尔
帕伦克(Palenque)、
博南帕克(Bonampak)
和科潘
等地。文化特征主要反映在建筑、雕刻和绘画上。博南帕克壁画是世界有名的艺术宝库。
位于中美洲的玛雅古典文明中心,不知何因至9世纪衰落。此后,玛雅文化北移到了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进入后古典文化时期。玛雅的后古典文化有奇钦·伊察(ChichenItza)、
乌斯马尔(Uxmal)
玛雅潘(Mayapan)
三大中心。
公元10世纪后,势力强盛的托尔特克人后裔,从墨西哥侵入尤卡坦半岛,影响了奇钦·伊察。玛雅文化与托尔特克文化在融合的基础上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使已经衰落的玛雅文化再度繁荣。后古典时期的文化特征是继承南部玛雅文明的文化遗产,建立了许多超过以前规模的神庙和大型金字塔。天文和历法也得到长足发展。[4]

历史

传说玛雅人在公元1000年前就开始建造宗教性建筑,最早的遗迹是由一些简单的土坟组成,后来进一步演化为金字塔。早期的玛雅文化似乎曾经受到更早的奥尔梅克文明的影响。奥尔梅克文明在将他们的文化传播到今日的犹加敦半岛以后,便衰败灭亡,原因不明。
公元前200年至公元800年是玛雅文化最兴盛的时期。玛雅人在这地区(主要以热带雨林为主)发展了数百座城市,蒂卡尔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学者估计在最高峰时,此城有10-20万居民。他们发展成许多农业密集、城市集中的城邦。其中最为显著的遗迹是建于宗教中心的金字塔和皇宫。其他重要的考古学遗迹还有雕刻石板,这些用象形文字写成的石板主要描述宗谱、战争胜利和其他成就。帕伦克是古典时期最美丽的玛雅城市,以至人们将它誉为“美洲的雅典”。另外一座著名的城市是科潘,从现代遗迹的规模来看,可以把蒂卡尔、科潘和帕伦克视为玛雅文明古典时期最大的三个城邦。公元九世纪开始,古典时期玛雅文化的城邦突然同时走向衰落,其原因至今仍然是历史学家研究的课题。到公元10世纪至11世纪末期,曾经繁荣的玛雅城市均被遗弃,被丛林所覆盖。
此后,以奇琴·伊察为首,犹加敦半岛北部热带草原兴起一些玛雅城邦,开始史学上称之为玛雅文化后古典时期。奇琴·伊察城邦政权于公元1221被推翻,继之以玛雅潘为首的城邦联盟。1441年,玛雅潘政权因内乱而瓦解。当哥伦布在公元1492年到达美洲大陆时,玛雅人的地区实际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
玛雅人也曾经参与了古代中美洲的长途贸易,主要的货币有可可、盐、黑曜石、羽毛、玉石、烟草。
古典时期的多数玛雅城邦非常重视记载历史,大多数城邦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竖立各种纪念碑,今天的考古学家正是通过这些纪念石碑得以对玛雅文化的历史有一定的了解,因为玛雅历法相当精确,今天的历史学家甚至可以知道许多事件的精确日期,如此精确的历史记录实在为地球上其他远古已消失的文明所无法比拟的。蒂卡尔的建国纪念碑出现在公元292年7月8日(通常被历史学家当作玛雅古典文化的开始之日),最后一块纪念碑出现在公元909年的托尼那遗迹第101号纪念碑(通常被历史学家当作玛雅古典文化结束之日)。此后,雕刻纪念碑的习俗完全消失。古典玛雅文明衰落以后的后古典玛雅文明,则达不到上述的精确水平,今天关于奇琴·伊察和玛雅潘时期的历史主要是通过早期西班牙人从当地人的传说中了解的。
古典时期以南部地区最兴盛,故又称南玛雅文化及古玛雅文化,这时期的马雅人被称作古马雅人;南马雅文化衰落以后的玛雅文化称北马雅文化。
[4]  玛雅文化对世界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

主要特点

玛雅文明古老而神秘,有一些有据可循的特点:
1、玛雅文明属于石器文明,玛雅人未发明使用青铜器,更不用说铁器。
2、 掌握高度的建造技术,玛雅人不会使用铜铁、轮车。轮子的概念虽然在陶器等文物中出现,但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实用化,却创造了高度的城市文明。
3、农业以玉米为主食,所以又称为“玉米文明”。没有牛马猪羊,没有出现畜牧业的痕迹,农民采用的是一种极原始的米尔帕耕作法。
4、数学采用二十进制,发现并使用了“零”的概念(一说由奥尔梅克人传授),掌握高度的数学和天文历法知识。
5、使用独特的象形文字——[2]  玛雅文字。

主要内容

培育新品种

玛雅人培育了玉米、西红柿南瓜豆子甘薯、辣椒、可可香兰草和烟草等新品种,其中玉米的培植对人类贡献最大。玉米本是美洲的一种野生植物,经过玛雅人的培育,变成了高产的粮食品种。玉米的品种多、营养价值高、产量大,是美洲印第安文化的物质基础。欧洲人到达美洲后将玉米传播到全世界,成了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主要食粮,对人类的延续和发展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玛雅人还是火鸡的培育者。火鸡已是欧美家庭过节必备的美味佳肴,在欧美饮食文化中玛雅人的功绩载于史册。

城市经济

玛雅的城市很多,据统计在公元后的八个世纪中,各个不同的玛雅部落前后共建立一百多个城市,其中比较有名是帕伦克科潘等。这是玛雅经济发展的结果,经济发展的原因是玛雅人的手工业水平很高,用陶土制成各种器皿,用燧石黑曜石制成各种工具和武器,用棉花织成布匹,用金、银、铜和等制成合金,加工成各种器皿和装饰品。市场发达,一般的集镇和城市都有市场,各业人员可在市场上进行交易。商品有棉布、蜂蜜、蜂腊、燧石武器、盐、鱼以及各种日用品和食品。商品交易已经有了货币——可可豆。市场旁边设有旅馆供来往客商住宿。互市一般有固定日期,如同中国农村赶集。由于商品经济发达,玛雅人有广泛的贸易,其经济活动远至南美洲哥伦比亚一带。

建筑和艺术

玛雅人用石块建造了许多宏伟的殿堂、庙宇、陵墓和巨大的石碑。建筑物气势宏伟,富丽堂皇。至今在尤卡坦或危地马拉的热带丛林中残存的玛雅遗址中,可以看到断垣残壁上鲜艳的色彩和美丽的图案。博南帕克遗址中留下公元8世纪创作的古代战争壁画,画中人物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富有现实主义的表现力,是当今世界有名的壁画艺术宝藏之一。
玛雅人常在城市立柱记事,时间间隔有固定的年限,通常是每隔20年立一些石柱记一些重要的事情。历史学家可以根据石柱上的记录知道城市的来龙去脉。根据现有的材料,立柱的年代长达1200多年,最早的一根石柱立于公元328年,最后的一根立于公元1516年。如已经破译的危地马拉玛雅蒂卡尔神庙石柱上的玛雅文字,立于公元468年6月20日,刚好是玛雅日历的第13年。主要叙述蒂卡尔城第12代统治者坎阿克及其家属的事迹。石柱上的文字还记载西阿恩·查阿恩·卡韦尔于公元411年11月27日成为蒂卡尔的统治者,于公元456年2月19日死去,并在公元458年8月9日安葬。蒂卡尔城是由一位叫雅克斯·摩克少克的玛雅人所建,是坎阿克的祖先。经过一百多年的统治,坎阿克家族把蒂卡尔城变成了当时最辉煌的城市。玛雅人立的石柱是研究玛雅文化的珍贵的历史资料。
玛雅人是高水平的建筑师。奇琴·伊察的库库尔坎金字塔超过了蒂卡尔和其他城市的金字塔。库库尔坎金字塔塔底呈正方形,高30米,塔身分9层,每层有91级宽阔的石阶。四周台阶总和为364级,若把塔顶神庙算一级,共365级,代表一年的天数。神庙高6米,呈正方形。金字塔正面的底部雕刻着羽蛇头,高1.43米、长1.87米、宽1.07米。每逢春分和秋分的下午三点钟,西边的太阳把边墙的棱角光影投射在北石阶的边墙上,整个塔身,从上到下,直到蛇头,起起伏伏,犹如一条巨蛇从塔顶向大地爬行。这个金字塔是为适应宗教和农业的需要,经过精密设计和计算建造的。
奇琴·伊察建造了天文观象台,是一个圆形的建筑,高22.5米,整个塔像一个蜗牛壳。塔内有螺旋式楼梯通向塔顶的观象台。塔壁上开有精心设计的8个窗口,由此观察天象。奇琴·伊察城中还建有规模庞大的古建筑群,包括“总督府”、“修女宫”、“勇士庙”、“虎庙”及庞大的金字塔。建筑物的外墙、门框、石楣上都布满了精雕细凿的羽蛇浮雕,其用料之细、形象之华美和匀称,超过南部玛雅文化的建筑。
玛雅人的公共建筑建有坚固的围墙,图鲁姆至今还留存一道长达2350英尺、宽20英尺和高10至15英尺的古墙。
玛雅人是伟大的筑路工,玛雅各城市之间路路相通,四通八达。

天文历法

玛雅人把一年定为365天,一年分为18个月。每月20天,剩下5天作为禁忌日。历法的精确远早于欧洲的格里高利历。推算月亮、金星和其他行星运行的周期,以及日食的时间。玛雅人运用“太阴计算法”推算出来的金星年份1000多年也不差1天,比当时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历法都准确。玛雅人在数学方面的成就是发现了零,在数学上是一个不平凡的成就,比欧洲要早800年。玛雅人的计算方法是根据人的手指和脚趾合起来计算,因此是20进位制。玛雅人只用3个数字符号就能运算非常精确的天文历法和日常生活中的数学难题。这三个数字是圆点(表示1),一横(表示5),一个贝壳(表示0)。
 

象形文字

象形文字主要刻在建筑物、陶器,或写在树皮、绢布上。在石柱、祭台、金字塔及

陶器上随处可见。玛雅文字的词汇十分丰富,有三万多个。玛雅文字非常奇妙,既有象形,也有会意,还有形声,是一种兼有意形和意音功能的文字。玛雅人已使用纸,纸通常用树皮或鞣制的鹿皮做成。用这些纸编成各种书籍,其主要内容是历史、科学和典礼仪式,有的书籍还记载当时玛雅社会的各种情况。西班牙人在进入玛雅地区时摧毁了玛雅文化——烧毁玛雅书籍,杀害玛雅祭司,致使玛雅文化的宝贵财富成了一堆废品,玛雅文字无人认识,历史无从考证。一些劫后余生的玛雅文献流散在世界各地。已知的有《德累斯顿古抄本》、《马德里古抄本》、《巴黎古抄本》、《格罗利尔古抄本》、《柏林古抄本》、《纽约古抄本》等。这些古抄本的内容涉及历史、宗教、传说、历法等。通过对这些古抄本的研究,学者们判断南部玛雅人和尤卡坦半岛的玛雅人之间在文化上有密切的关系。

哲学和思想

玛雅人与其他早期人类一样,原先信奉萨满教,崇拜自然神,尤其崇拜太阳神,称其为伊查纳(Itaamna)。玛雅宗教不断发展,后来在宗教中注入了原始的哲学和理想化的思想。
玛雅人理想化的思想是认为在天上有一个美满的世界。主宰世界的神叫伊斯塔(Ixtab),非常善良、公正无私和充满爱心,在他的主持下天堂充满欢乐——没有疾病、没有忧愁、没有痛苦,有的是充足美味的食物、宽敞的房屋、华丽的衣服。人进入天堂就是进入幸福美好的境界。在地下则有一个可怕的地狱。玛雅人的人生哲学:人活着的时候做好事,死了就可以进入天堂,反之就要下地狱,由死神清算在人世间所造的孽。把地狱称之为米特纳尔(Mitnal)。地狱由死神弘豪(Hunhau)统治,用饥饿、严寒、无休止的苦役和精神上的虐待等非常残酷的方式折磨罪人。人进天堂或下地狱取决于人生在世的所作所为。

史学和文献

玛雅人用象形文字创作了成千上万的书籍和石刻。大部分书籍被西班牙人付之一炬,留下的仅有《卡奇克尔年鉴》、《奇兰·巴兰》、《波波尔·乌》和《拉比纳尔的武士》。
卡奇克尔年鉴》是一部编年史。记述的是卡奇克尔人和基切人两个部落间时战时和的关系史。卡奇克尔人和基切人同为当年危地马拉一带强盛的部落。
奇兰·巴兰》意为“美洲豹的预言”,是玛雅人的历史文献。奇兰·巴兰是负责记载历史的祭司。祭司们记录的历史保留至今尚有三部,其中最完整的是《楚玛耶尔的奇兰·巴兰》,该书估计完成于16世纪,记录了玛雅人被征服前的历史。其他两部完成较晚,内容残缺不全。
波波尔·乌》是玛雅人的古典诗,表现了玛雅人对大自然、对人类命运的乐观态度。同时也是一部有关基切民族的神话、传说和历史的巨著。其中包括创造世界、人类起源的神话传说,基切部落兴起的英雄故事,历代基切统治者的系谱,一直到作者生活的年代。
《拉比纳尔的武士》是一部历史剧,描写基切部落与拉比纳尔族之间发生的一场战争。故事发生在12世纪,基切人中的古马尔加部落和拉比纳尔部落间因争夺对萨马内赫部落的控制权所发生的一场冲突。以拉比纳尔武士胜利、基切武士作牺牲为结局。[4]

文化兴衰

国家人类学博物馆是墨西哥一座享有世界盛誉的著名博物馆,规模宏大,藏品丰富。23个展厅全面生动地介绍墨西哥古代文化的起源和发展,以及墨西哥56个印第安民族的文化、艺术、生活、宗教等。
玛雅展厅是人类学博物馆两大重点展厅之一,设在馆内一楼。展出面积达1500平方米,展厅以丰富的内容较全面地反映古玛雅文化的辉煌成就。
玛雅文化是世界著名的古文化之一,也是拉丁美洲三大古代印第安文化之一。玛雅文化是美洲印第安文化的摇篮,对后来的托尔特克文化阿兹特克文化具有深远的影响。
玛雅文化具有悠久的历史,其全盛时期为公元400年至公元900年。
玛雅展厅展出的大量出土文物、复制品以及图片、录像等,显示了50多处考古地点的发掘成果,使我们对古代玛雅人的历史、生活习俗等增加了解。令人震惊的是古代玛雅人在彩陶、壁画、雕刻、建筑、文字以及天文、历法、医学和数学等方面所达到的高度水平。玛雅人制造的陶器、玉器等,工艺非常精细。雕刻和壁画作品,特色鲜明,形象逼真。建造的许多建筑工程,规模宏大,布局严谨,技术精湛。古代玛雅人在数学、天文学等领域的成就,欧洲人无法望其项背。他们使用“零”的概念比欧洲人早800年。玛雅人很早就掌握了日食周期以及日、月和一些星辰的运行规律,并在此基础上创造了精确度极高的历法。
玛雅文化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是全人类的宝贵财富。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如此完美地保存了自己民族的文化瑰宝,同时也为整个人类保存了一份极其珍贵的遗产。

然而,至今未能确切解释的千古之谜是曾经如此辉煌的玛雅文化,在公元10世纪初期突然神秘衰落。到11世纪以后,由墨西哥高原南下的托尔特克人与剩余的玛雅人一起,在尤卡坦半岛北部地区部分复兴。但与玛雅文化全盛时期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后一蹶不振。

玛雅人至今仍是墨西哥56个印第安民族之一,居住在尤卡坦半岛等地。虽然人数不多,而且纯粹的玛雅人更少,大多数已经与其他民族混血,但仍然保持自己的语言、古老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在风俗习惯、民间艺术等方面仍保持其民族传统。
玛雅文化作为一种文化毕竟衰落了,后来并未取得任何新的成就。没有新的创造发明、新的进步和发展。玛雅文化的衰落,其主要原因就在于此。关于玛雅文化衰亡的原因,曾经有过各种揣测,有人说是环境变化,有人说是战乱所致,但都没有确凿的证据。固步自封,未能发扬创新和进取精神,未能取得新的成就、新的进步和发展,可能是其主要原因之一。
有人提出,玛雅文化缺乏对外交流,封闭状态也是其衰亡的一个重要原因。各民族文化之间的相互交流和融合,是促进文化发展与更新的重要条件。缺乏交流、固步自封、停滞不前,就会导致衰亡。因此,创新和交流,是一种文化能够长盛不衰的必要条件。[4]

消失原因猜测

玛雅文化发展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突然走向衰落,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公元830年,科潘城浩大的工程突然停工;公元835年,帕伦克的金字塔神庙停止施工;公元889年,迪卡尔正在建设中的寺庙群工程中断;公元909年,玛雅人最后一个城堡,停下已修过半的石柱。散居在丛林中的玛雅人抛弃原来的家园,集体向北迁移。从此以后,玛雅文化消失于丛林之中,于是人们作了一些猜测。

随外星人而去

在帕伦克“铭文神殿”中,曾发现一个皇家坟墓帕克古墓。中间停放一具巨大的石棺,里面是一位玛雅国王的遗骨。一般认为是帕伦克一位极受尊敬的国王,名为太阳陛下帕卡尔。石棺用一块巨大的木兰花色石灰石做成,重约5吨,面积超过7平方米。石棺盖的雕刻复杂,刻画一个蜷曲的W形状的玛雅人形,位于中心悬浮,周围环绕奇怪的图案。瑞士作家冯·丹尼肯的名著《神之战车》提到,在棺盖中心蜷着身子的人实际是一个宇航员,正在控制起飞的飞船。有人甚至推测玛雅人突然消失的原因是随外星人的宇宙飞船一同离去。玛雅人对天文如此了解,创造奇迹之后神秘消失,也许是外星人的后裔,被先进的星球“祖先”接走。

沉入大海

据有关资料,有学者认为,在大西洋中曾有一个大西洲,经济繁荣,文化发达,在10000多年前一夜之间沉入大海。而大西洲的位置离犹卡坦半岛很近。德国科学家莫克认为,玛雅人在公元前8499年6月5日开始其新纪元。在玛雅人中流传“世界由5个太阳主宰,一个太阳代表一个纪元”。所以若以上材料真实可靠,也许玛雅人是幸存的大西洲人和美洲当地人的后代,深知祖先的毁灭,认为在公元后又一个纪元的某一天将灭亡,所以集体向北迁移,并在之后集体跳入大西洋,逃避世界的灭亡。这一说有待证实。[5]

内部暴乱

据考古研究,在阿兹特克人到达陶帝华康城(Tonuhuacan)时,这座古城已经荒废。考古学家认为那里发生推翻僧侣神权统治的暴动,其现存的神像都被砍去脑袋、祭祀神庙遭到捣毁等事实暗示暴动。据此推测,玛雅文化消失的原因正是如此。大量祭祀、压迫使人民起来反抗,于是玛雅统治世界发生大暴乱,导致玛雅文化灭亡。

祭祀杀人

古玛雅人与阿兹特克人有许多相似之处,认为太阳将走向毁灭,自己的行为能延续太阳存在——必须通过自我牺牲保持太阳的光芒四射,阻止其灭亡,导致以人心和鲜血献祭太阳。玛雅人以祭祀为荣,为此死亡的人越来越多。据说16世纪西班牙人曾在祭祀头颅架上发现136000具头骨!为了庆祝特偌提兰大金字塔落成,在四天的祭祀中,奴隶主竟然杀死36万人!用于祭祀的大多是族中身体健康的人。频繁的祭祀,使被杀的人不断增多。玛雅人口大量减少,是造成玛雅文化消失的原因。[4]

水晶头颅

在中美洲的贝利兹(belize)玛雅遗迹发现水晶头颅。水晶头颅完全以水晶石加工研磨而成,大小几乎和人类头颅相同。至今玛雅后裔仍然会施咒于带在身上的透明水晶。玛雅人认为头颅是一种神明供物,象征与神明心意相通。制作技术令人难以想像。水晶是一种硬度极高、极难切割和造形的矿石,古玛雅人却可以轻易完成如此精巧的水晶制品。在太古时期,是谁传授如此高超的技术?是否来自地球之外超越人类的存在传授。
根据古印第安人世代流传的一个传说:其祖先留下十三个水晶头颅,与人类头颅大小相同,下巴可以活动,能说话、会唱歌。据说可以揭示人类的起源和死亡,也能解开宇宙生命之谜,当地球文明达到极致之时会重新出现,并显示人类过去和未来的秘密。
水晶是最坚硬的天然矿物之一,考古学家声称即使以今天的科技制造水晶头颅也极为困难。

科学家的怀疑

墨西哥原住民阿兹台克人有用石头、骨头、木头等材料雕刻头骨的习俗,称为“死亡头”。其中有用水晶雕刻的,风格较为一致,一般都很小。如大英博物馆藏有两个被鉴定为属于“古代墨西哥”的小头骨,小的一个用滑石雕刻,大的一个用水晶雕刻,高度不过1.25英寸。两个都有穿孔,估计是当念珠或护身符用的。巴黎的一家博物馆也藏有一个水晶头颅,约为真人头骨一半大小,法国专家认为是阿兹台克人在14或15世纪制作,但并非神秘现象或“新时代宗教”所说的水晶头颅。其心目中的水晶头颅,与真人头颅大小相同,风格写实,维妙维肖,据称是玛雅圣物,拥有神秘力量。

神秘之处

科学家曾把水晶头颅与真正的人类头骨比较,发现眼部特征稍偏于人类的正常范围,其他与真正的人类头骨相差无己。然而近代光学产生于十七世纪,人类准确认识骨骼结构是十八世纪解剖学兴起以后。玛雅水晶头颅却是在非常了解人体骨骼构造和光学原理的基础上雕刻而成,一千多年前的玛雅人是如何掌握高深的解剖学和光学知识的?
据说水晶头颅有催眠功能,如果紧盯水晶头颅的眼睛,稍后便会昏昏欲睡,传说头颅是玛雅人为病人做手术时催眠用的。
此外,水晶是世界上硬度最高的材料之一,用铜、铁或石制工具都无法进行加工,而1000多年前的玛雅人使用什么工具加工?纯净透明的水晶虽然硬度很高,质地却脆而易碎,科学家推断:数千年前要想制作出来,只能是用细沙和水,缓慢地从一块大水晶石上打磨,而且制作者一天24小时不停地打磨300年,才能完成如此一件旷世杰作。

相关谜团

制作之谜(一)
令玛雅人为之顶礼膜拜的水晶头颅,后来经科学家鉴定是从一整块极大的高张度水晶石上雕刻、打磨的杰出艺术品。
1970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海尔莱德—派克尔德水晶实验室对其头颅进行检测。检测结果表明,水晶头颅是由真石英水晶制成,而天然真石英水晶完全是大自然的产物。生于地下,个别石英水晶的形成过程需要上亿年的时间。水晶生长在地壳深处,通常经历火山和地震。在形成过程中凝结了巨大的热量和力量,然后由“种子”水晶将其释放出来。种子是由一个单一的硅原子在高温高压下,与两个在高温状态下的水分子或周围的蒸汽中释放出来的氧原子组合而成。原子组合以后形成带有单一水晶细胞的二氧化硅,所有的石英水晶都是由这种物质组成,其副产品为氢。在上千年的漫长岁月中,如果条件充分,单一“种子”开始生长,但周围的流体必须含有适量的硅和水或是长期处于高温高压下的蒸汽。原生的流体缓慢渗入二氧化硅的第一个细胞,此细胞开始衍生另一个完全相同的细胞,在复杂的水晶结构中一次只能形成一个原子。水晶体的每个细胞形态都完全相同,每个细胞都是一颗小水晶,每个细胞都有相同的形态。水晶搭起一个复杂的三维结构架——“水晶架”因此得名,其几何构成极其规律。日积月累,一块纯净透明的天然石英水晶形成。其天然状态呈多棱形,通常是六棱形,长到最佳点逐渐变细。
当然,并非每块天然石英水晶都是完美的,在生长过程中有可能受到周围铁、铝等大量物质的侵害,结果出现色泽变化。如铝使水晶变成烟灰色,称之为“烟色石英”;铁使水晶变成暗粉色,称之为“玫瑰石英”。此外,高强度的辐射也会影响水晶的生长和色泽。只有无辐射和其他追踪元素,才有可能长出百分之百纯净透明的水晶。
高纯度的水晶石是硬度极高的材料之一。硬度仅次于钻石,脆而易碎,给雕刻工作带来巨大困难。尽管如此,头颅的雕刻工艺却精美异常。据估算,即使用当今带有钻石的电动工具,也要至少一年的时间。雕刻如此娇贵的物品,根本不能使用任何电动工具,因为纯净水晶会因工具加工产生的振动、热量和摩擦而破碎。令人难以想象水晶头颅的制作!
制作之谜(二)
经检测头颅不是用现代工具制成。水晶头颅表面极其平滑,没有使用现代工具遗留的痕迹,因为如果有非常难以去掉,由此肯定水晶头颅为手工制品。后来证实水晶头骨是现代伪造的,在显微镜下表面有现代机械砂轮打磨的细微旋转划痕。水晶头骨的发现者安娜和她的养父米歇尔·黑吉斯,在上个世纪20年代的考古热潮时期伪造了这个考古发现。20世纪80年代,两名美国学者兼私人侦探乔·尼克尔(Joe Nickell)和约翰·费歇尔(John F. Fischer)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调查此事,无可质疑地证明这一切完全是捏造出来的。他们的调查结果后来收入1988年出版的《超自然的秘密:调查世界神秘事件》(Secrets of the Supernatural: Investigating the World’s Occult Mysteries)一书。
科学家推算此头颅是用细沙和水缓慢地从一大块石英石上打磨下来,也许还使用铜线或雕刻用的“弓”具。至于花费的时间难以确定,据最精确的估算可能是300年!
最新科技获得确凿证据,证明水晶头颅完全由手工制作,未使用现代金属时期的任何工具。
石英水晶不会被侵蚀、腐化、风化或随时间发生变化。科学家不能通过测定碳-14同位素鉴定水晶头颅的年代和工艺(因为纯净石英中不含碳元素)。
现代科学知识和尖端技术无法知道水晶头颅的确切年龄。海尔莱德一派克尔德科学家发现水晶头颅的一条重要线索:检测显示头颅不仅取材于一整块天然石英,而且其中含有压电二氧化硅,此发现让人难以置信。
制作之谜(三)
石英的压电性(piezo-electric)于19世纪末发现。事实上用这种石英做成的水晶头颅具有正负极。如果向头颅施加压力就能放电。如果充电就会变形,并且保持自身的物质组成和密度不变。同所有压电晶体(Piezo-electric quatz)一样,水晶头颅具有各向异性(anisotripic)——除组成物质,其他特性在各个方向都不同于普通石英。就带电性能而言,电流的方向性由X-Y轴限定,即电流只能沿X-Y轴的六个特殊方向流动,而任何其他方向都是绝缘的。
科学家发现电流的方向性是垂直的,从上到下所有的X-Y轴都在头颅中心交叉。如果从水晶头颅之上充电,在此过程中,头颅不但改变形状而且电流从头顶径直通到地下。如果挤压头颅放电,随着受力方向的改变,水晶体内的电极方向也跟着改变。
海尔莱德—派克德检测小组测试水晶头颅不同寻常的视性能。如光从下面导入,在头颅体内聚集之后,准确无误地从眼窝处释放出去。头颅具有可视轴的方向性,因为石英水晶内部的电轴同样具有可视性。光在头颅中的运行速度,从一个方位出发比另一个方位出发要快。不仅一般散射的光经过头颅有如此奇异的效果,就是直射或极化的光照在头骨上,也出现光沿着可视轴方向运行要比其他方向运行快,而且头颅随着光轴上的运行而旋转。
水晶头颅的另一特性是其让人难以置信的环境稳定性,这是压电二氧化硅的性能。无论处于任何环境,水晶头颅的各项性能都不会变化。

玛雅数字历法

[1]  玛雅人的数字表达与算盘的算珠有异曲同工之妙。使用三个符号:一点、一横、一个代表零的贝形符号就可以表示任何数字。类似的原理今天应用于电脑的“二进位制”。
玛雅的历法非常复杂,有以260日为周期的卓金历、6个月为周期的太阴历、29日及30日为周期的太阴月历、365日为周期的太阳历等不同历法。现代天文观测一年是365.2422天,而玛雅人已测出一年是365.2420天。
玛雅人运算出著名的金星公式:
(月球) 20×13=260 260x2x73=37,960
(太阳) 8×13=104 104x5x73=37,960
金星) 5×13=65 65x8x73=37,960
每一种周期经过37960天,会相遇在一条直线上,根据玛雅人的神话传说,那时“神祇”会到一处宁静的休息处所。 金星历年是指金星环绕太阳一周需要的时间,玛雅人花费384年的观察天文,算出584天的金星历年(发现金星在8个地球年中恰好转动5圈,周而复始。用5除8个地球年的天数——2920天——得出584天),现代观测计算为583.92天,误差每天不到12秒,每月只有6分钟。如此高的精确度计算金星历,实在是不可思议。
玛雅计日的单位巨大,考古学家已知的数值:
20金(天)=1乌纳(月) /20天
18乌纳=1盾(年)/360天
20盾=1卡盾/7200天
20卡盾=1伯克盾/144000天
20伯克盾=1匹克盾/2880000天
20匹克盾=1卡拉盾/57600000天
20卡拉盾=1金奇盾/1152000000天
20金奇盾=1阿托盾/23040000000天
为何发展出如此巨大的数字?数字单位大到即使现代人也用不上。以今天的科学眼光观之,如此巨大的数字只有天文学才会使用。天文学经常用巨大的数字单位——“天文数字”表示星系间的距离等。
2012年世界末日从此图而来,玛雅日历通过一个复杂的计算一个大循环日历为5125年,最后一次也就是第5个大日历开始于公元前3114年8月13日,截止于公元后2012年12月21日,但是随着西班牙人的到来,消灭了所有玛雅祭司,玛雅日历无法继续编下去了,所以到2012年也就是截至年。